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贸大 > 正文

媒体贸大

《 财经 》:(屠新泉)关税大刀虽未放下,美对华贸易新政趋向温和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08日 浏览次数: 编辑: 金焱

当地时间10月4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讲话,公布了拜登政府应对美中贸易关系的战略。这一被各方期待的讲话,没有出现要挑起新一轮贸易战的敌意,相对温和。受此消息刺激,10月5日港股盘中由跌转涨。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贸易代表戴琪表示,美计划与中方就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落实情况、产业政策等问题展开坦率对话。她称,美方无意“激化”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局势。10月5日港股早盘,原本一度下跌1.5%的恒指,在此消息刺激下稳步拉升。截至午间收盘,恒生指数转为上涨。与此同时,富时中国A50指数期货也直线拉升。

戴琪在讲话中宣布了对华贸易政策的四个措施,强调中方必须执行其承诺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还承诺开始取消前总统特朗普对来自中国商品征收的部分关税。

具体来看,美国对华贸易新政包括:美方重新审议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强调中方必须遵守其签定的承诺;美方将开始针对性的关税排除流程,同时也不排除未来可能增加额外关税排除。

戴琪还将与中方贸易代表官员直接接触,包括讨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承诺的执行情况,并重申美国将动用所有工具,来对抗中国政府制定的产业政策;强调美国将与盟友及其他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打造一个公平并健康竞争的国际贸易体系,而美中贸易关系需要“灵活且敏捷”(flexible and agile),拜登政府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将随中方对美方的反应而随时调整、根据中方的反应量身定制。

在外界看来,戴琪的讲话标志着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最后三个月的开始。自今年3月上任以来,戴琪及其团队一直在对华盛顿的对华贸易政策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进行从上至下的评估。戴琪8月时曾表示,她将制定更有弹性的贸易政策

不过CSIS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对《财经》记者指出,戴琪说要制定一项与中国打交道的战略,但无论是美方的关切还是抱怨、还是其给出的贸易解决方案都了无新意,没有新的政策指向和蓝图。显然拜登政府不会轻易放弃对华商品征收关税,除非所谓中国结构性的问题得以解决。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保留了前总统特朗普对价值数千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数月来一直在评估,哪些关税损害美国经济,或者是将大幅提升拜登经济学、尤其拜登基建计划的成本,对于这些关税,美方正在考虑削减甚至免征。目前被征收高额关税的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约占中国对美出口总量的一半左右。

实际上,自从对华商品征收关税以来,很多美国企业批评政府对中国加征的关税增加了它们的成本,导致就业岗位流失和产品价格上涨,伤害了美国的工人和消费者。

不久前,大约30个有影响力的商业团体呼吁拜登政府重启与中国贸易谈判,并削减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它们表示关税拖累了美国经济增长,美国民众为此已支付了900多亿美元的关税成本,取消关税是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和推行以劳工为核心的贸易政策议程的常识性解决方案。

不过,拜登政府有不具名资深官员对《财经》记者表示,已经施加的对华商品关税,目前不会马上撤销。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核心是中国同意从美国进口更多的产品,目前看来中国在增加美国农产品进口方面让美国受益,因此至少在农业方面,美国会保留对华既有的贸易政策。

美国驻华大使馆前商务公使蔡瑞德(William Zarit)对《财经》记者说,拜登政府可能会更多地专注于与贸易相关的工具,如在“232条款”和“301条款”项下加征关税,而非与贸易相关的制裁。 

在蔡瑞德看来,戴琪的讲话,是寻求与中国人严肃地讨论贸易方面的政策,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合作应对中国的重商主义贸易行为。“她的讲话没有重大公告,我认为拜登政府仍在检视政府范围内的措施和做法。”蔡瑞德说。

之前,美国政府内部一直在讨论,是否启动针对中国的贸易行为的调查。不过戴琪表示,没有开展调查的计划。

另据拜登政府的高级官员表示,戴琪将寻求很快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举行线上会议讨论贸易协议,同时启动“有针对性”的程序恢复从美国惩罚性关税中排除某些中国商品。美国公司寻求豁免关税的程序在拜登上任后结束,引来了制造商和有关方面的抱怨,他们称无法找到合算的替代品来替代某些中国零部件。

戴琪强调,不排除使用新关税,来促使中国履行第一阶段协议中所做的承诺。不过在戴琪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完成会谈之前,美国不会采取任何具体的新行动。

在10月4日的讲话中,戴琪没有指责中国没有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的要求,并希望与中方官员重启贸易谈判。此外,称美方不打算与中国展开所谓“第二阶段贸易谈判”。 

对此,买球推荐软件app排名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对《财经》记者说,戴琪的讲话没有那么强硬,显示出要与中国共存而不是激化贸易紧张局势的意愿。 

根据美中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一个核心内容是,中国政府承诺增加对美国农业和能源产品以及制成品的采购。该协议要求中国在2020年和2021年期间增购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和服务。

在很多经济学家看来,这种政府与政府间的协议不是贸易方式,结果很不确定。

戴琪说,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取得了一定成果,包括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采购美国商品以及改善美国农产品和金融服务的市场准入。她表示,该协议起到了稳定市场的作用,但北京未能全面履行协议。我们的分析表明,虽然某些领域的承诺得到了履行,某些商业利益也看到了好处,但在其他方面却存在不足。

据跟踪这一努力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Chad Bown计算,2020年中国购买美国商品的缺口近40%。根据今年前8个月的数据,2021年缺口将为30%。

戴博指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目标存在与现实脱节的问题,考虑到新冠病毒带来的影响,中国的缺口实际上并不那么糟糕。

既使在没有疫情的前提下,这个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目标就有设定过高的问题——美国本身可能无法提供如此规模的商品和服务;另外中国为实现从美国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商品购买,可能就要减少从美国盟友那里购买商品和服务——美国一方面说要考虑其盟友的利益,一方面却间接挖了盟友的墙角,这显示出美国没有政策的一致性。

部分舆论认为,拜登政府用了数月之久才提出对华贸易政策,但其对华贸易新政的确定之义就是与中国直接接触,虽然接触必不可少,但对很多美国企业、尤其看重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的企业来说,正面信息还是太少了,并且没有延展深入,完全无法应对现在全球复杂的贸易图景。

附原文链接:javascript:;


更多资讯请关注学校官方微信、微博

投稿邮箱:news@uibe.edu.cn读者意见反馈:xcb@uibe.edu.cn买球推荐软件app排名党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21 UIBE All rights reserved.
校内备案号:外经贸网备31418006